參考消息網10月16日報道 港媒稱,中國體操隊前選手桑蘭跨國起訴美籍華人劉國生夫婦等人、索償21億美元的天價官司出現轉折性進展。桑蘭於11日通告法庭和相關各方,表示自願撤銷針對一切被告的指控,但保留再訴權利。這意味這場歷時三年半的跨國天價索賠官司,以桑蘭空手而回暫告一段落。
  據香港《東方日報》10月16日報道,桑蘭1998年在美國參加友好運動會時,不幸摔成高位截癱。在美國紐約接受完手術和康復治療後,桑蘭住進了劉國生、謝曉虹夫婦的家裡養傷,劉國生夫婦成為桑蘭的監護人。
  但至2011年4月,桑蘭將美國傳媒巨頭時代華納、美國體操協會、相關的保險公司、及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和二人的律師莫虎等告上美國聯邦法院,指控這些機構或個人不當得利、未盡信托職責、侵犯私權等,要求對方作出賠償,索償金額曾高達21億美元。
  在官司還在進行過程中,桑蘭在11年7月還到美國警局報刑事案,指控謝曉虹的兒子薛偉森曾經在她養傷期間強姦了她。不過,警方認為她的陳述“經不起合理質疑”,不予立案。
  後來幾年,桑蘭因私下達成協議、法官認為指控無證據等原因,陸續對多家機構撤訴。至今年6月,該宗跨國天價索賠官司的被告只剩下劉國生夫婦及莫虎,三人主要被控侵犯私權等。
  報道稱,案件進入審訊階段後,桑蘭一直以各種理由缺席聆訊,未有接受被告方盤問。10月10日,法官責令桑蘭必須在本14日前接受被告方的口頭問詢,否則有可能依法裁決桑蘭賠付對方律師費等經濟損失;翌日桑蘭便自願撤訴。
  桑蘭沒進一步交代撤訴原因,但莫虎早前曾指出,官司進入取證階段後,桑蘭拿不出一件證據來支撐她的指控。她不過是通過不停地騷擾被告,來增加被告的訴訟成本,這樣行為屬濫訴行為。劉國生亦曾表示,桑蘭讓他們夫婦二人無端蒙受精神、時間和金錢上重大損失,他們必將保留反訴索賠的權利。
  【延伸閱讀】桑蘭訴時代華納案 助理法官建議撤銷所有指控
  新華網紐約4月22日電(記者 李大玖)桑蘭案助理法官弗朗西斯19日建議撤銷桑蘭對美國媒體巨頭時代華納(Time Warner Inc.)的全部指控。他說,在假設桑蘭所說的一切皆為真實的前提條件下,她的訴訟仍然被法律所禁止。
  桑蘭在最新一版起訴書中對時代華納提出三項指控。第一項是“違約”,第二項是“食言(或反言)”,第三項是“信賴損害”。
  桑蘭在訴狀中稱:作為友好運動會的主辦方,時代華納多次對媒體表示會好好照顧她。而在1999年後,時代華納就沒有再給她提供任何經濟上幫助,故此時代華納必須面對上述3項指控。
  弗朗西斯法官認為,桑蘭與時代華納之間不存在合同關係,當然也就談不上違約。他說,時代華納對新聞界講的話,都是泛泛而談,沒有明確具體的“形式、頻度和付款額度”,而這些都是構成一份合乎法律意義上的合同所必須要有的核心要素。
  對於“食言”的指控,弗朗西斯法官僅僅用了一個自然段的筆墨。他認為,時代華納從來就沒有對桑蘭做出任何法律上認可的“清晰無誤”的承諾,故此,也就不存在食言的問題。
  對於“信賴損害”的指控,弗朗西斯法官做出了比較詳細的分析。他的結論是,桑蘭沒有理由依賴時代華納,時代華納也根本不知道桑蘭在依賴自己。沒有信賴關係,當然也就沒有信賴損害。
  弗朗西斯法官特別拿出一個章節來討論了起訴時限的問題。他說,僅僅是考慮到時限這一“額外的和獨立的理由”,就足以判斷桑蘭的起訴是法律所不容許的。
  桑蘭新聘用的律師徐曉冰在第四次修改版的起訴書中,給法庭提供了一份媒體報道。這篇發表於1999年的報道透露桑蘭正在計划起訴時代華納(當時是CNN)。時代華納和弗朗西斯法官恰恰就是根據這份桑蘭自己提供的證據來證明此案已經過了時限。弗朗西斯法官說,桑蘭自己提供的證據表明,早在1999年她就已經明知CNN不會再給自己錢了。起訴的時限就應該從這個“明知”的時間點開始往後推。由此得出的結論是,到2011年桑蘭起訴的時候,訴訟時限已經超過6年多了。
  弗朗西斯法官是桑蘭案的助理法官。對於他的裁決建議,桑蘭在5月初之前還有一次回應的機會。那以後,本案的主審法官桑德將做出最終的裁決。
  桑蘭曾是中國體操隊隊員。1998年,她在紐約參加友好運動會時摔成癱瘓。當時,她正在做跳馬的賽前熱身練習。2011年4月,桑蘭在美國聯邦法院提起訴訟,向CNN、CNN當時的老闆特納、美國體操協會、保險公司等諸多被告索賠18億美金。後來桑蘭又4次修改起訴書,最高時的索賠金額為21億美元。
  (2013-04-23 07:48:24)  (原標題:跨國天價索賠案突然撤訴 港媒:桑蘭空手而回)
創作者介紹

傢俱促銷

of52ofql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